不如归去

腐圈乙女都混。日常沉迷古风 盗笔 全职 秦时 九歌等各种圈子
长谷部般喵重度沼民今天也是咸鱼的一天诶嘿
不定期掉率辣鸡小段子

【金药】妖·独眼 第五幕 旧事


*本篇叙述混乱预警
*第一人称预警
*『』内为其他人的描写

以下正文

如你所见,如今我只是个小小村长罢了,别看我这样——我啊,以前可是城里的大户人家。
我和百春,膝下有儿有女,每个月都有不少收入,看上去我已经可以享清福,就这么度过晚年了——本来应该这样的。
我的儿子三岛,家里的所有生意都交给他,开始还在担心他搞砸家里生意,看到他对各种事都能很快上手,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也放下心来。
然而——忘记什么时候开始,三岛回来得越来越晚,我疑心他在外面遇到什么人一起鬼混,就去铺子门口等他。那小子从铺子出来却不往家里跑,反而是朝着城外去了……
『阿右本一副听故事的样子,此时听到村长停下整理思绪,急不可耐地想知道后续,急急地追问:“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结果被百春夫人瞪了一眼,乖乖噤声。』
我?我当然要跟上去,远远跟在后面看他进了一个村子,我没想到那小子居然停在人家门口坐了下来!正在犹豫要不要过去把他拉走的时候,那家人家开了门,出来一个小男孩,把三岛推开,那混小子居然还想不要脸地往里面闯!大半夜的往别人家里闯像什么样子!我冲上去把他拽走。
本来他什么都不说的,我再三逼问才说出来,他看上了人家姑娘——那姑娘就是浅子,想必长得一定美貌,那混小子提到她两眼都发光了,说他在谈生意的时候遇到的,说什么一见倾心,想要娶她。
后来我去打听,才知道那浅子已经有了心上人,那混小子就去威胁人家,叫人家把未婚妻让给他……真是丢尽脸面!后来我上门给人家道歉,还赔了不少钱,本来以为这事就这么了了,谁知道…
『村长喉结动了动,紧张地看了眼墙上不知何时悄然变红的符咒,血红色的“眼睛”向着众人,像是有谁在冷眼旁观,没来由让人一阵发寒。他又看了一眼卖药的,见对方只是听着自己的话若有所思,并无其他动作,只好艰难地继续讲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都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结果…结果那天晚上突然进来了一个女人!我——我看到她的脸了!虽然蓬头散发,但是…但是!她一只眼睛通红,另一只流着血…不!她根本没有另一只眼睛!眼眶里空荡荡的!还像是有蛆一样……
『说到此处,他的面色又白了几分,干呕了几下,勉强平静下来,但声音还是发着颤。』
那女人手里提着刀…上,上面还淌着血,我朝窗外喊了几声,想叫下人把她赶出去,是谁把她放进来的!但是……但是——窗外已经没有人了!所有丫头家丁都倒在血泊里脸上全是血…那个疯子!那个女人!她!她是把外面的人都杀光了才进来的啊!三岛这时候过来了,看到那女人的脸就连连后退,“浅,浅子!你不是…你…你来干什么?!”他惊恐万分的样子向后退去,听他那么说我才觉得这女人的确有几分面熟,她竟然就是浅子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我…我只能看着浅子朝我儿子直直扑过来…把他扑在地上,然后举起刀……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眼前就一片血红。她…她!就那么把三岛…我儿子的眼睛挖下来了!
跑!那时候我唯一能想到的是快跑!我拉过百春往后门跑,居然没能救三岛…
『老人捂住脸,似乎很是懊悔的样子。』当时我们跑出去很远,似乎还能听到惨叫,我也心痛啊!可是顾不上那么多了!
……我们跑出去很远,一直到城外的某块田地,这时回头看后面,浅子似乎没有追来,可是我们又能上哪里去呢?我们只好暂时寻个地方借宿……也就是这里,收留我们的人正是上一任村长,他见我略懂些经营管理之事,又无处可去,让我们在这里定居下来。
『村长此时已经平静下来了,脸上流露出怀念之色。』事到如今还谈什么回去呢,此身不过一介山村莽夫罢了,而且——当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浅子恐怕是恶鬼吧。我去她的村子打听过了,在我们家出事之前她们一家早就死光了!“最开始是她弟弟,也不知道是招了什么仇人,尸体就放在他们家门前,真是晦气!据说尸体上面还有什么威胁的话……她父母受不了打击当天晚上就喝了毒药自杀了,第二天早上发现的时候身体都僵了,好好一个姑娘家的突然就无依无靠了,也上吊死了,听说还把自己的眼睛都挖掉了,你说瘆不瘆人,听说就她那未婚夫过了两天也死了!真是可怜啊……”当时我询问的人就是这么说的,仔细想想那恐怕就是我那孽子做的了,所以当时他才会说出那样的话部吧!可是!可是!就算是这样!早在当时她的仇就已经报了吧!为何还要来找我们!为什么要赶尽杀绝!错事不都是我儿子做的吗?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金药】妖·独眼 第四幕 窥伺

                            
【今天的氛围很奇怪。】
阿右一早就感觉到了,往日到了这个时候村长早该张罗着做些活计,可今天不对劲,无论是村长还是百春夫人都沉默不语。有些凝重?阿右也说不上来,看村长夫妇的神情严肃,仿佛是要商讨什么大事,只是在询问过管家今天是否有重要的事又得到否定答案后回到房间。
鬼使神差地,阿右抬起脚跟了上去。
“……这已经是第二个死的了,那种样子……难道真的有妖怪……”阿右没敢靠近纸门,也不能完全听清,只是依稀听到些,但就是这些也已经足够让人惊讶了。
【又死了人?怎么没有听说……是妖怪做的么?】
思索的片刻房间里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阿右屏息凝神正要上前。
“我不管!无论是不是她,一定是妖怪干的……那个卖药的不是说会除妖吗?你去!找他来帮忙——”百春夫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阿右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两步,可这一退却是一个趔趄。
“咚”一声响,打断了百春夫人接下去的话,阿右此时想要爬起来再跑开已经来不及了,村长已经拉开了门喝道:“谁在那里!”于是阿右心虚地低下头去,避免和村长的目光接触。
村长的脸色沉了下去,“给我起来,准备在这里坐到什么时候!”他又看了一眼百春夫人,话却是对阿右说的:“既然你听到了,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从哪里开始听的,夫人的话你该听见了,还不去找那位卖药的!”
阿右匆忙跑了出去,出了大门却还在思忖着。
【村子里真的有妖怪?】
“喂!阿右!”村头几个做活的农夫招呼道。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阿右看他们一脸神秘。待到走近以后他们又压低声音:“喂,你知道吗,又死人了。”于是阿右询问:“什么?又有谁遭殃了……”
“这次死的是阿行,你知道的吧,那个前些年把他老婆打残的那个,后来他老婆不是回了娘家再没回来过吗。”
“怎么是他?”阿右惊讶,这人是村里出名的游手好闲的懒汉,整天无所事事,在村里也算是出名。傍晚时常能看到他在路上游荡,会在嘴里念叨着“酒啊,给我酒”一类的话,经常找别人麻烦。
“那是,叫他一天到晚只会找茬添乱,现在好了,遭报应了吧。”另一个人接下了话茬,脸上笑嘻嘻的,似乎感觉大快人心。
阿右走开的时候他们还在聊着,“不管是谁做的总算是做了件好事啊哈哈哈……”“不是有传闻说是妖怪做的吗,说不定只是凑巧而已。”“别说了,万一被妖怪听见了怎么办……”
阿右无端打了个冷战,不知道为什么在他们说到“万一被听见了”的时候竟真的生出了一种有什么在盯着他看的错觉。他又想起了那个晚上他看见的一幕,【那不可能,姐姐怎么会……】脚下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阿右在路边一棵树下找到卖药的。
“看来真的很棘手呢。”
『连“形”都不明确吗……』
“目前知道的是这个物怪似乎很喜欢眼睛呢,果然,和眼睛有关的物怪么。”
『喂,卖药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真的发生什么的话我能够自保的哦。”
『……不,有人来了。』
于是卖药的脸上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僵住了。
『呵』他听到金低笑,『真是难得啊,卖药的。』
以上对话阿右自然是听不见的,他只是看到卖药的握住一把造型奇特的短剑自言自语。
【果然是个奇怪的人。】这么想着,阿右走了过去。
“喂!卖药的!”阿右唤了他一声,“村长叫你去——”卖药的仿佛早已料到阿右会来找他一般,未及他把话说完就已经走了过来,阿右于是自觉折身带路,一边暗自嘀咕【这样的人真的会除妖吗?】
“除妖的话,的确是会的哦。”卖药的答道。阿右这才发现自己无意识地把内心所想说了出来,顿时觉得十分尴尬,于是不再出声。
到了村长家中便很快有人迎了上来,却是把他们带入了阿梅的房间。
阿梅此刻已经醒了,村长夫妇二人一同正襟危坐,脸上满是凝重,见到卖药的便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很快流露出了急切之情:“卖药的,请你救救这个村子吧…这个村子里真的有妖怪啊——”但他们很快注意到了之后进来的阿右,村长脸上很快露出厌嫌的神色:“你跟过来做什么?还不快出去!”“让他留下来吧,在下也正好有事需要询问。”阿右低下头,在角落里找了个地方坐下,自始至终没敢抬头往那个方向看一眼。
阿梅在卖药的进来的时候只看了一眼就面露惊惧,迅速偏开视线。随后她又见到阿右,面容瞬间扭曲了一下,随后也是低下头,那样子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不过似乎没有人注意到阿梅的反常,此时村长已经向卖药的再次提出请求:“求求您,把妖怪除掉吧!”
卖药的却没有动作,慢条斯理地从箱子里取出退魔剑,语速却是极快:“退魔剑出鞘有‘形’、‘真’、‘理’三个条件,‘形’为妖怪的形态,‘真’是指事情的缘由,‘理’即人心的存在方式,所以——”他停顿了一下,“请将这些向在下一一道来。”
一室沉默。
最后还是阿右小声嘀咕一句:“这些我们怎么知道……”村长狠狠瞪了他一眼,阿右马上闭嘴。
“那么,可以请问一些问题吗?”早料到不会有人回答,卖药的自顾自说下去,“阿梅小姐的眼睛是怎么弄的呢?”
村长夫妇皆是一怔,未等他们回答,阿梅那边却突生异状。
“啊啊啊——”阿梅抱住了头,身体不住往后缩去,“别过来啊啊啊——放过我吧!”
村长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就要上前按住阿梅,谁知阿梅竟是已经硬生生吓晕了过去。
卖药的思考片刻,从药箱里又取出一件物什来,阿右奇道:“这又是什么东西?”“是天平哦。”“你拿天平做什么?又没有要称的东西……”“是用来测量的哦。”“……什么?”不知道为什么,阿右觉得那不会是什么好回答。“测量,和妖怪之间的距离。”
果然。
在场的人背后皆漫上一阵寒意,村长试探着问:“你的意思是……”
“物怪,就在这个房间里。”说话间,卖药的指尖轻点,天平们已经稳稳地落在地上,排列整齐。阿右环视了一圈这个房间,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里的墙壁上已经满满当当地贴满了奇异的符咒,黑色的纹路像一只只阖上的眼睛。
没人敢出声,每个人都放缓了呼吸,生怕惊扰到那不知正在何方窥伺着的物怪。
“叮铃——”
第一声清脆的铃声响起,接着“叮铃—— 叮铃——”越来越多的天平向着一个方向倾斜,众人顺着那个方向看去,天平指向的竟然是——
阿梅。
阿梅仍然紧闭着眼睛,只是眉头紧锁,脸上时不时浮现出痛苦的神情,就像只是在做一场噩梦。完全不能想象到她就是那一连害死两人的物怪。
村长夫妇也是一脸惊愕地对视一眼,似乎都没想到自己养了那么多年的女儿会是妖怪。村长开口时还是不可置信的样子:“是不是搞错了,阿梅和我们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怎么会……”
“不!不会搞错的!姐姐她!她真的变成妖怪了!我看到了——”阿右此刻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是真的!那天晚上的事情是真的!】“我看到了!就是姐姐把那个男人的眼睛挖出来又把他勒死,还,还……”说到这里阿右一阵干呕,脑海里又响起来了他听到的话。〖你看到了什么?你什么都没有看到对吧,我可是,看见你了哦。〗她从未见过姐姐那副样子,那样的脸,那样的语气,那样的笑,简直【像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他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还怎么样!你快说啊!”村长此时已经顾不得阿右嘴里的称呼问题了,他急切地催促阿右说下去。
“还……还把挖下来的眼珠……吃了下去……”他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别的什么。
在场的人面容都扭曲了——除了卖药的,他盯着阿梅的方向,阿梅的脸也变得狰狞起来,她边上那面墙上的符咒已然变得血红,“眼睛”都睁了开来,注视着阿梅。
阿梅的眼睛也缓缓睁开,咧开嘴,扯出一个渗人的笑,她的视线一扫,开口却不似常人的声音:“你们……”
卖药的没给她开口的机会,扬手甩出一沓符咒,那符咒很快变成一道锁链把阿梅牢牢锁住。
阿梅嘴里发出非人的尖啸,试图挣扎却是徒劳。
“暂时,控制住了呢。”卖药的收回手,淡淡地道,“所以,现在可以告诉在下,阿梅小姐的眼睛是怎么回事了吗。”
村长沉默了一会,艰难地从嗓子里挤出一句话来:“是她自己做的。”
百春夫人接着村长的话道:“那丫头不愿嫁到城里去,坚持要嫁给村里那个穷小子,结果人家都反过来一起劝她嫁个大名出人头地了,还是不乐意,反而像疯了一样天天嚷着自杀自残。还说什么‘我就是死也不会嫁的,要是身体残缺不全了他们就不会要我了吧。’上次她拿了条绳子说要上吊,好不容易拦下来了,谁知道她转头都拿起剪刀把自己的左眼挖出来了……”她似乎是想起了当时的场面,脸上流露出心痛。
“这样一来就能确定了。”卖药的反手握住退魔剑,剑柄处的兽首不知何时张开了颌部,“物怪之形为独眼新娘。”
“镗——”
话音落下,兽首牙关合上发出清脆的碰撞之声。
“物怪之真为阿梅小姐被众人逼迫出嫁。”
话音落下,却没有预料之中的声音响起,这下卖药的脸上也出现了错愕。
“什么!”
失神的片刻阿梅竟已经挣脱了束缚,五指成爪向卖药的抓来:“你们——去死吧——”然而到了卖药的身前却生生地转了方向,改为抓向村长。
“都出去!”卖药的喝了一声。
于是三人连滚带爬跑了出去,卖药的紧随其后,却是用符咒将门封了起来,只听见门里不断传来指甲抓挠门板的刺耳声音。
【怎么回事?】他思索着。
悠悠传来一声叹息,很近,仿佛就贴近耳畔。卖药的敛目,轻轻唤了一声
“金。”
『你错了。』
“……我知道,有人说谎了。”
『不,没有人说谎。』
真是奇怪呢,明明四下无人,却像有人将灼热的呼吸尽数喷洒在颈间,是恋人之间的耳鬓厮磨,撩得人心痒。
『他们没有把话说全。』
“……嗯”一边这么应着,卖药的已经疾步向村长的房间奔去。
耳边又是一声轻笑,『卖药的。』
“……” 『你耳根红了。』
……
村长房间内
卖药的面色淡淡,似乎适才在走廊上被撩拨得流露出羞愤表情的不是他一般,只是握住退魔剑。在阿右等人看来自然是高深莫测,只听见他说:“既然退魔剑并无反应,那就说明‘真’并不在于此,还请诸位将一切如实告诉在下。”
村长发愣:“可这……我们说的都是实话啊……”
百春夫人的情绪像是突然崩溃了一般,抓住村长的肩膀不住摇晃:“是她!一定是她对不对!我早就说过是那个女人回来了!你还和我说她死了!死了又怎么样?还不是回来找我们的麻烦了!”
“哦?能不能说说‘那个女人’的事呢?”卖药的似乎颇感兴趣的样子。
村长面露纠结犹豫了很久,“唉”终是一声叹息,“好吧。”

————————
甜不甜!甜不甜!

透明文手小秘密

是我!

许无言:

看到大佬们写的东西都各种羡慕!


我真是文渣啊……透明写手哈哈哈


莫莫莫子若:



是我本人了ಥ_ಥ




莫道语落:







没错没错








可可-琴绾坊:















对是我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做个自我介绍好了

这里影子
乙女向和腐向都吃
目前混的圈很多啊欢迎勾搭
如果我写bl基本都是原作向(大概?)
自己建了个tag  请戳文章下→#影子的粮仓
ooc是我的
完全小学生文笔
部分文可能有暴力【?】血腥【?】描写
不定期掉落辣鸡小段子
如果是中篇或者长篇的话基本慢更慢热
总之就是注意避雷

目前持更【金药】妖 系列
喜欢的话不要脸的求个小红心w

【金药】妖·独眼 第三幕 苏醒

                          
阿梅醒了。
这是卖药的起来听到的第一个消息,村长一早就派人来请他,于是他跟着引路的人去到阿梅的房间。村长正守在门口,一见到卖药的过来就转身打开纸门,一遍开门一面说:“你的药真有效啊,今天早上阿梅就醒了。真是不知道要如何感谢你才好。可以请你再看看阿梅的情况吗?”
房间里阿梅正坐起身子,小口小口地喝着药,有另一个妇人坐在旁边对她说着什么。
“这是我老婆百春。”村长在旁边说着,“这就是和你们说过的卖药的。”阿梅这时也抬头看到了卖药的,又迅速地低下头,脸上微微泛红。“那个……感谢您的药。”阿梅小声地道。卖药的只是微微颔首,视线却落在了窗外。“您在看什么呢?”阿梅也注意到了他的视线。
“不,没什么。”视线收回,“很漂亮的花呢,外面。”
“庭院里的花是以前闲来无事种下的,只是觉得好看而已。”百春夫人解释道。
“这样吗?”卖药的不再言语。一时间屋内陷入了沉默。
“对了,他怎么样了?”最先打破沉默的是阿梅,一句没头没尾的问题却让村长脸色一变,这个“他”指的自然是阿梅以前的未婚夫。
“……他……死了”村长沉默片刻,像是决定了什么大事一般,才说出了这件事。
“什么!?不可能!”阿梅和百春夫人同时发出惊呼,喊出了这句话阿梅却像是失了魂一样怔怔地坐着,百春夫人继续追问:“死了?怎么死的?”
“被人挖去了左眼,用绳子一类的东西勒死。”卖药的替村长回答了这个问题。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百春夫人却如遭雷劈,不停喃喃道:“挖去左眼,被勒死?……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
阿梅似乎是回过神来了,用手捂住脸,身体不住地颤抖,呜咽着哭了起来。村长手忙脚乱地安慰阿梅:“不要哭了,你眼睛还没好,这样又要发炎……你以后还是可以嫁个好人家的。”“嫁给好人家?我都变成这样了还有什么人愿意要我?”阿梅抬头对村长说,眼里满是凄哀。
“阿梅小姐,可否让在下问一个问题?”卖药的开口。 “什么?”
“请问你的眼睛是谁害的。”
阿梅面上突然布满了恐惧,她下意识往后缩:“……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
……
好不容易让阿梅平复下来,村长这才抱歉地对卖药的道:“小女可能受到了惊吓,又受了那样的打击……刚刚还哭了一场,我担心她的眼睛再次发炎,能不能再给些消炎的药……你放心,价钱好说。”
卖药的放下药箱翻找起来,不知道有意无意,他把一个红木盒子放在身边。
“这是什么?”村长好奇,盒子突然自己打开,倒是吓了他一跳,“原来是有机关吗……”他嘟囔了一句。盒子里是一柄精致的短剑,剑身镶着各式宝石。
于是村长情不自禁伸出手去抓住那把剑,甚至尝试着拔出鞘来看看,可是并没有成功。
卖药的看着村长做各种尝试却没有说什么,退魔剑柄上的兽首仍旧咬紧牙关,但卖药的却硬生生从中看出一抹嫌弃之色。于是他歪了歪头,嘴角微微上扬。
村长终于意识到他正在做多么失礼的事情,“啊”了一下,脸上流露出羞愧之色,一手挠头另一只手把剑还给卖药的。
【总觉得更嫌弃了啊……】
这么想着,接过退魔剑,手指在兽首处摩挲,全然无视了村长的发问。
提出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回应,而且对方似乎还在走神,村长只好再问了一遍,“为什么它拔不开?”
“还不到时候。”
村长显然没有听懂,于是又提了另一个问题:“那为什么要带着?”
“为了斩杀。”
这次听懂了,没来由的打了个激灵,“……什么?”
“为了斩杀 物怪哟。”
“妖怪吗?没想到你还会除妖啊。”
“只是副业而已。”卖药的终于找到他需要的消炎药,递给了村长就告辞出去了。
纸门合上,原本似乎是正担心地看着阿梅,在阿梅睡下后再不发一言的百春夫人站了起来,再难掩面上的惊恐,她抓住村长的肩膀:“怎么办?一定是她回来了对不对!她会不会找上我们?”村长没办法,安慰道:“她不是早就死了?”“可是!她已经把那个以前缠着阿梅的家伙杀掉了!阿梅也被害成这个样子!”百春夫人一副崩溃的样子,村长只好继续安慰……

谁也没看到,门外,本该离开了的卖药的静静站着,握着退魔剑不发一语,唇畔的弧度意味不明。又过了一会才径直离去。

——————
小剧场
“为了斩杀。”
一个激灵  “……什么?”
“为了斩杀 物【qing】怪【di】哟。”
小金:【嫌弃脸】

【金药】妖·独眼 第二幕 尸体


是夜,天幕漆黑,这是一个没有繁星和月亮的夜晚,已是夜深人静,各家都房门紧闭,隐隐约约的灯光也渐渐熄了。
某个不知名的暗巷,脚步声由远及近,来人步伐急促,仿佛是在拼命逃避着什么。——事实上的确是这样。明明并没有脚步声,却有一个黑影跟在他身后。路的尽头是一堵墙,他终于停了下来,全身止不住地颤抖,看着越来越逼近的黑影,他终于忍不住跪下:“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我……”话音未落那黑影就扑了上来。
“啊——”黑夜中突兀地响起了惨叫,那黑影抬起头,长发向前披散,看不清脸,那黑影咧开嘴角,不知道在对谁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你看到了什么?你什么都没有看到对吧,我可是,看见你了哦。”语罢又是一阵尖锐的怪笑。

……

阿右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人来盘问过他了,自从在巷尾发现了那具尸体。那具尸体他认识,但那副惨状却叫人不敢置信。
看上去像是被用绳索一类的东西活活绞死,但是触目惊心的是那尸体脸上已经干涸的黑红色的血迹,看死状像是在死前经过了激烈的挣扎,用手不住地抓挠着绳索,然而却是徒劳的。头发被干涸的血污粘在脸上,可以看到一只左眼也被剜了去,而尸体偏偏双目大睁,完好的眼睛充血,死死盯着前方,让见者一阵恶寒。
阿右蹲在地上不住地抱怨,丝毫没有察觉卖药的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的旁边。“可以带我去看看尸体吗?”他突然出声。阿右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点不客气地叫起来:“吓死我了你!喂卖药的!你要是想看去找村长啊!”卖药的只是笑,大约是觉得阿右很有意思:“在下对于这个村子来说只是个外人,进入停尸间却是不行的。”阿右思考片刻,【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很在意这些的样子,悄悄带他去应该没问题吧。】
终于打定主意,他把卖药的带去停尸的大堂,看上去像是已经废弃的祠堂之类,现在已经破漏不堪,下雨了就会从屋顶滴滴答答渗水。
卖药的掀起盖在尸体上的白色布料,俯身打量了一番,又掀起他的眼皮,观察着仅剩的一只眼睛。【难道他真的看出来了什么?】阿右心里直犯嘀咕。“这个人你认识吗?”卖药的看似不经意地发问。“啊?哦,这个人是姐姐……阿梅姐的未婚夫。”“阿梅的未婚夫不是大名么?”卖药的脸上流露出怀疑之色。
“当然不是!这是……阿梅姐以前的未婚夫……”阿右涨红了脸,辩解道。
“哦?”卖药的似乎很感兴趣。但阿右却不给他多问的机会,“怎么样!你看出什么了吗?”仿佛是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妥,他轻咳一声,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兴奋,可他想到尚未苏醒的阿梅,又急切起来,“和对阿梅姐下手的是一个人吗?”
“这个嘛……”卖药的不置可否,“是,又不是。”阿右还要再追问,忽然……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村长怒不可遏的声音传来。阿右回头,果然村长正站在门口,对他们怒目而视,“谁准你们进来的!”
“啊……果然还是被赶出来了……”阿右情绪低落,“这下完了,晚上肯定被罚。”复又抬头继续问卖药的:“怎么样……你到底看出来什么?和……和把阿梅姐弄成这样的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卖药的依然不答,“是啊……是不是呢?”
“说起来,你为什么称阿梅小姐为姐姐呢?别在意,只是很好奇这一点而已。”卖药的状似无意问道。
“啊……这个……”阿右扭头四下看看,见似乎没有人,把卖药的拉到一处角落,这才讲起他的过去:“姐姐她的确是我的亲姐姐,本来我们只是是城里一家普通人家,虽然普通但却过着平淡的生活,但是得罪了一位大人……总之母亲不知道买通了什么关系帮我们逃了出来,我们就一直四处流浪,之后迷路到了这里。”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回忆,阿右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不过,村长是个好人,他收留我们,还给我们东西吃。”“还收你姐姐作义女。”卖药的补充了一句。“是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村长和夫人很讨厌男孩的样子,所以最后我只是做了个跑腿的。他们对外说姐姐是小时候身体不好送到亲戚家养病的女儿,还不准我们说出去。”阿右做出恐吓状,“所以你也不许说出去,不然我们两个都要被赶出去。”卖药的点头,却是在思考着什么。
【讨厌男孩……吗?】
回到村长家,村长果然铁青着一张脸,但却没说什么,他看起来像是要对阿右责骂一通,于是阿右躲到了卖药的身后。
村长看到卖药的,脸色微微缓和了一些,向他点点头,又对阿右吩咐:“站在那里干什么?等我请你吗?还不快领先生去客房!”
……
“喏,这是你的房间。”阿右把卖药的带到一扇门前,“我还有活,你自己进去吧,有什么事叫人就行。”“多谢。”卖药的进了门,看着阿右离开。
合上纸门,药箱的格子便自己打开,退魔剑从盒子里飞出,安安静静悬在卖药的面前,卖药的盯着他看了半晌,轻笑:“不用担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棘手。”
兽首的颌部开合:“镗、镗……”
『现在为止物怪的“形、真、理”未明,如果有什么事我无法显形。』
“没关系的哦,在真相浮出水面之前相信物怪也不会轻举妄动。”
『你看出什么了?』
“一点猜测,目前尚不明确。”
这次没有答复。
于是卖药的伸出手握住退魔剑放在腿上,手指有意无意摩挲着兽首,“没关系的哦,金,我有办法全身而退的。”
『……嗯。』

【金药】妖·独眼 第一幕 左眼

【村子里来了奇怪的人。】阿右这么想着的时候,村长家里已经挤满了人,他不得不挤过人堆到里面去。没有人对阿右这个小孩子出现在这里表示诧异,毕竟,他自懂事起就在村长家帮佣。当他好不容易挤过层层的人墙,那人正端正地坐着,十分有耐心地回答来人们的问题。
“你是谁?到我们村子里来有何贵干?”阿右是在村口遇到这个穿着华丽,面上有着妖冶妆容的人的。他的穿着不似常人,打扮成这样来到如此偏僻的山村实在无法令人不心生怀疑。
“只是一个普通的卖药的而已哟。”那人如此回答,嘴角的纹路显得他似笑非笑。似乎感觉到了阿右偷偷打量他的目光,他又解释道:“只有穿成这样药才好卖不是么?在下本来是为了找几昧药材才进山,看样子是迷路了呢。”见阿右仍有怀疑之色,卖药的——姑且叫他卖药的好了,卖药的又低声补了一句:“而且……”“什么?”阿右并没有听清。“是啊……是什么呢。”他却只是径自向村里走去。
【这里,看样子有物怪呢。】
“阿右!你站在那里干什么?我交代给你的事情都做完了?”村长的声音突然响起,阿右吓得一颤,“是的,做完了。”他又小心地抬头,“那个……我来找阿梅姐……”“不是说了她现在病了不能见人吗!”村长提到阿梅的事就莫名暴躁起来,很快打发阿右去做别的差事了。
……
傍晚时分,夕阳渐渐被云掩住,天色越来越暗,阿右坐在村长家门口,无聊地看着日光消失,他又想到以前和阿梅在空地上玩耍的时光,那时他还不是村长家里的佣人,阿梅还不是村长家的大小姐,他们就像普通的姐弟一般。
【也不知道姐姐的病好点了没有。】阿右这么想着,起身悄悄溜进后门。
“姐姐?我来看你了……”他小心翼翼推开门,房间里很安静,【居然没有人吗,还是去偷懒了?】他蹑手蹑脚来到躺着的人身边。“姐姐……!”却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床上的女子眼部被白布覆盖住,从露出的下半张脸可以看出此人是个美丽的女子,但是吓住阿右的正是被白布覆盖住的部分,隐约能看到左眼的周围渗出一点点血迹,而那左眼微微凹陷,竟是没了眼珠!
阿右差点就失声叫了出来,但想到这样会引来门外的人,等着他的是村长的责罚,于是又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
【怎么……怎么这样!】阿右手足无措,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远处似乎响起了脚步声,听上去不止一个人。
【有人!】阿右睁大了眼睛。

——————————————————

村长推开门,室内空无一人,卖药的听见他自言自语:“难道是我想多了?”
他当然闻到了房间里浓郁的熏香气息,却并不多问,只是微微敛目,听村长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家阿梅,本来是要嫁到城里的大名家去的,可是眼看着下个月就要行婚礼了,她……她却不知道被谁剜去了眼睛。这下子那大名也震怒,取消了婚约……”卖药的看向阿梅:“那么,叫我来是需要做些什么呢?”村长满目泪水:“请您来是为了看看小女的伤势,我们找了许多大夫就是不见好,请您帮帮忙救救小女吧。”
卖药的不再答话,只是动手拆下了固定在头部的白布,仔细查看伤势。
【情况不好呢。】眼眶中的伤口处已经化脓,深黄色的脓液半凝固在眼眶中,散发着近乎腐烂气息一般的恶臭,与空气中的浓烈熏香混为一体,形成了更叫人难以忍受的味道。卖药的神态自若,他放下药箱,开始在药箱里翻找。
村长只听见药箱里东西碰撞在木头上的声音,卖药的口中也喃喃自语着什么,他也不甚在意,只暗暗腹诽:【怎么?竟然连药放在哪都不记得吗?】
卖药的拿出两瓶药来,对村长微微颔首,“这两瓶药一瓶内服,一瓶外敷,要让伤口保持干燥。”村长千恩万谢地接过,只听买药的又道,“既是如此,可以先用上两天,在下会在这里住几天,一来可以到山中找些药材,您有什么问题也可随时询问。”“也好,那我就这就给您安排住处。”说罢村长便退了出去。
卖药的却并没有立即离开,他环视屋子,视线在屏风上微微停留,但又很快移开,继而看着躺着的身影。“镗、镗”有短促的声音从药箱里传来,卖药的偏了偏头,嘴角真真切切地勾起一抹微笑,低声道:“我知道的,这里有物怪。但是,在真相未明之前先不要轻举妄动,好么?”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于是药箱里安静下来,不再发出声音。

【金药】妖·独眼 引 缘起

是原作向
ooc是我的
小学生文笔
可能有暴力【?】血腥【?】描写
视角混乱
慢更慢热
总之就是注意避雷

如果你准备好了

 

这场大雨来得毫无征兆。
整个村子都被笼罩在乌云之下,每家每户都窗门紧闭,只有雨倾泻而下,天边不时闪过惊雷。
安静得有着过头了。
【哦?这里的街道。】居然一丝光亮也没有呢。
“啊——”是谁发出骇人的惨叫,打破了这称得上诡异的氛围。
一只眼睛注视着这里。
有谁在看着这一切。
【这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呢。】

桃隐九:

晋江军婶莫亚小姐的吐槽2.0版本搞出来啦
点击就看┏ (^ω^)=☞
缩图看不清请走
https://m.weibo.cn/status/4250516726229486?

不用问我转发问题啦,直接转发!激情求转!微博也转下就更好了∠( ᐛ 」∠)_

 有幸拜读原文也遇到过洗地精惹不起惹不起唯二的感想放过我们刀子们吧真的他们还只。是。孩。子【和某洗地精撕逼的时候对方说的】以及2w+战小咸鱼不敢说话

事情是这样的...我正在写作业然后开着界面忘记关了。。。然后突然听见了这句话。。。第一次触发顿感心疼。。所以部部什么时候极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